摘要:截至2017年3月末,上海共有来自15个一带一路国家的6家法人银行、12家外国银行分行(另有1家已获批筹建)和11家代表处。在沪一带一路国家银行的总资产规模为1567.88亿元人民币,占上海辖内外资银行的11.62%,同比增长19.79%。
24日,上海银监局巡视员张光平在上…

新华社北京5月11日电(记者 李延霞
许晟)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五通”之一,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中国银行业是如何为“一带一路”服务的?给中外资企业和相关各国提供了哪些支持?11日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和四家银行有关负责人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应了相关问题。

   
截至2017年3月末,上海共有来自15个“一带一路”国家的6家法人银行、12家外国银行分行(另有1家已获批筹建)和11家代表处。在沪“一带一路”国家银行的总资产规模为1567.88亿元人民币,占上海辖内外资银行的11.62%,同比增长19.79%。

优化海外布局 为中外资企业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

    24日,上海银监局巡视员张光平在上海市银行业同业公会举办的上海银行业‘一带一路’建设新闻通气会上透露了上述数据。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我国银行业通过银团贷款、产业基金、对外承包工程贷款、互惠贷款等多样化金融工具,合理引导信贷投放,支持项目涵盖公路、铁路、港口、电力、通信等多个领域。”潘光伟表示。

    以监管制度创新引领银行创新 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据介绍,“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截至2016年底,国开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发放贷款超过1600亿美元,余额超过1100亿美元。进出口银行支持“一带一路”项目1200多个,签约金额超过7000亿元人民币。工商银行累计支持“一带一路”沿线项目212个,承贷金额674亿美元;中国银行跟进“一带一路”大型项目460个,提供授信支持680亿美元。

    张光平表示,近年来,上海银监局注重探索制度创新、提升监管效能,引领上海银行业在加快自身转型发展的过程中,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加大对相关项目的金融支持力度,助推经济转型升级。

除资金支持外,中资银行积极开展业务创新,为中外资企业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包括为企业跨境贸易提供结算、清算、汇兑等便利性支持,为跨境投资提供财务顾问、并购搭桥、股权融资等投行服务,帮助企业合理评估风险,提供套期保值、掉期等衍生工具有效对冲风险。

    他指出,首先是以监管制度创新,引领银行创新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上海银监局以市场化、国际化、法制化为导向,以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核心,以自贸区金融改革为突破口,以服务人民币和企业国际化为切入点,以探索监管制度创新和推进银行业改革开放为竞争力,全力支持“一带一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

工商银行副行长张红力表示,该行推出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境外人民币融资、跨境人民币租赁、境外人民币债以及熊猫债承销发行等产品,建立横跨了亚、欧、美的全球人民币清算网络,使在“一带一路”当中的资金融通能够比较畅通。

    如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借鉴境外发达金融市场的“监管沙盒”经验,针对现行法规尚未覆盖或不尽完善的领域,于2015年4月,创造性地建立自贸区银行业务创新监管互动机制。两年来,借助于该机制,上海自贸试验区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提交各类创新试点申请近50项,已落地创新试点近30项,在跨境并购、跨境担保、绿色金融、国际要素与金融市场服务等诸多领域涌现出一批有代表性的案例。

提供跨境金融服务,离不开机构布局的完善。截至2016年末,共有9家中资银行在2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62家一级机构,其中包括18家子行、35家分行、9家代表处。

    二是鼓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资银行来沪设立分支机构,从在沪外资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分布来看,来自“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机构的占比在不断增多。

满足资金需求 构建合作开放的金融服务体系

    他透露,截至2017年3月末,上海共有来自15个“一带一路”国家的6家法人银行、12家外国银行分行(另有1家已获批筹建)和11家代表处。在沪“一带一路”国家银行的总资产规模为1567.88亿元人民币,占上海辖内外资银行的11.62%,同比增长19.79%。随着新设机构国别和数量增多,银行业服务“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实施的能力也将提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数都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涉及的基础设施等项目建设资金需求量比较大。

    三是鼓励银行满足“一带一路”企业多层次金融服务需求。上海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内保外贷、银团贷款、出口信贷、境外投资贷款、项目融资等多种方式为“一带一路”企业提供授信融资服务,满足“一带一路”企业在资金融通和降低资金成本方面的需要。同时,不断将传统金融服务向多元化、综合化延伸,提供国际结算、境外融资、全球现金管理、投资顾问和资金增值保值等“一站式”和综合性金融服务。

据介绍,国开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储备项目有500多个,融资总需求达3500亿美元。工商银行的储备项目有400多个,3300多亿美元。

    四是发挥自贸区创新优势,服务国内“一带一路”企业。自贸试验区银行机构综合运用FT账户服务、跨境资金池等特色金融业务,为国内“一带一路”企业提升结算效率、提高汇兑便利、降低融资成本。通过FTN账户发放跨境贷款,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通过本外币资金池,为客户打通境内外资金流动渠道,实现全球现金管理服务;支持海外并购业务,为国内“一带一路”企业发放跨境并购贷款。

“我们储备项目的单体规模越来越大,从原来的几千万、几亿美元到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这些项目对当地经济乃至对整个区域发展的重要性越来越强。项目参与方和合作方越来越多,这对项目的执行能力和风险把控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我们有信心做好。”张红力说。

    各银行加大支持力度 全力服务企业走出去

潘光伟表示,“一带一路”沿线的项目资金需求量大,期限长,需要构建一个由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和国际性开发机构组成的多元的、开放式的金融服务体系,共同投资、共担风险、共享收益。

    在该次发布会上,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李跃介绍称,近年来,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持续加大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力度,全力服务上海企业“走出去”。自2013年“一带一路”建设首倡以来,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在“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签约项目超过100个,累计投放了本外币贷款334亿元,累计支持商务合同金额达136亿美元。

“政策性银行和商业性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功能定位不一样,在支持‘一带一路’的过程中,要发挥其各自优势,逐步建立功能互补、优势特色明显的开放性金融支持保障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市场化、互利多赢的金融保障支持。”他说。

    他表示,今年1-4月份,分行新签约贷款项目15个,目前分行支持“一带一路”建设贷款余额达207亿元,约占分行所有贷款余额的21%,重点支持了上海纺织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建材国际蒙古水泥厂对外承包工程、锦江集团境外收购项目、隧道股份新加坡地铁建设项目、上海电气巴基斯坦塔尔煤电一体化项目、大康农业巴西收购项目、埃塞俄比亚至吉布提铁路供电配套买方信贷项目、非洲进出口银行买方信贷项目等一系列项目。

潘光伟表示,在今后“一带一路”建设中,还需要调动各种资源,开展新型的国际投融资模式,吸引国际资本支持“一带一路”建设,需要继续加强同国际上的多边、双边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联系,同时更好地发挥好亚投行、丝路基金的作用。

    工行上海分行行长助理张晓琪则介绍称,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已成为工商银行在“一带一路”业务布局上最重要参与机构和综合服务提供方。三年来,工行上海分行累计支持了48个项目,提供融资、顾问、结算、个金等综合服务,其中,融资支持“一带一路”工程、设施、建筑类项目20个,融资余额达到等值120亿元;牵头支持了2个重大并购项目,融资总额高达15亿欧元,同时储备了巴基斯坦、土耳其等“一带一路”重点区域的并购项目,融资需求总额高达25亿美元,并在此过程中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支持贸易融资28亿人民币。

针对如何平衡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和限制资本外流的关系,潘光伟表示,最近出台的相关监管政策,目的是限制一些投机性的境外投资,比如说炒房地产或者风险较大的并购或海外投资,但对“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投资并没有限制,打开的窗户不会关上。

    三年内,工行上海分行为相关国家的项目累计提供保函类支持约20亿美元,目前的担保余额高达8.54亿美元;创新支持“一带一路”各类资金融通,交易量合计37.6亿美元;同时也与同业、非银行机构大力合作,更是成为金砖银行最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

源头抓起 积极有效防控风险

    浦发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张健则表示,浦发银行上海分行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方面主要的支持工作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服务企业全球资金高效管理,二是助力企业境外实体投资与平台搭建,三是支持“一带一路”重点行业建设。

银行业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当中,既有发展机遇,也面临一定的风险和挑战。

    他介绍说,为了提高上海港的作业效率,浦发银行上海分行为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港集团”)设计了一站式智能化集中代收付方案,搭建“智汇港口电商平台”,围绕“高效、便捷、安全”三大要求打造“银港通”支付引擎,实现上港集团业务受理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完全替代了原港口业务收费大厅的现金缴费、支票缴费的模式,极大地提高了收费资金结算效率。

太阳集团娱乐,潘光伟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项目期限比较长,投资需求量大,部分项目经济效益不明显。而且各国政治、经济情况不太一致,有的企业履约还款能力存在不确定性,有一定信用风险。

    目前,上港集团结算平台单月交易业务超过10万笔,港务费收费在线支付比例已超过60%。本项目得到了交通部的高度认可和全面推广,已经在青岛港、日照港、南京港、宁波港等“一带一路”核心枢纽港口成功复制。

他表示,近年来世界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汇率政策不一致,溢出效应比较明显,国际资本市场、外汇市场、大宗商品市场的变动比较大,对银行业管控市场风险能力提出了挑战。此外,我国银行业“走出去”还面临如何遵守国际监管规则和当地法律法规,特别是反洗钱、反恐等方面的监管规定。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国开行副行长丁向群表示,该行的贷款十分注重项目的自偿性,项目选择上一定是能够产生经济效益,并且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的项目。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项目都产生了良好的现金流,还本付息正常。

更多

“对少数主权类客户的贷款,对合作国的财政状况和主权信用等级等方面有严格要求,对授信额度以及贷款集中度等有着严格限制,这样可以从源头上把住债务风险。”她说。

进出口银行副行长孙平表示,该行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国别风险管理体系,对每一个国家都设计了债务上限,当贷款接近上限的时候,就会把握放款节奏,认真评估每一个项目。

“我们可以建立相互协调的机制,整合各种资源,我国银行业有非常好的内控、合规和风险管控的技术,这是我们应对风险的优势。”潘光伟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