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刚性兑付的是银行而非余额宝

  近期发生的很多事情让大家对余额宝[微博]们的前途担忧,中国人民银行[微博]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近日撰文指出,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其他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同业存款与货币市场基金的存款本质上相同,按统一监管的原则,也应参照货币市场基金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如果余额宝真的纳入存款准备金管理,相当于是掐住了互联网金融的脖子,宝宝们的收益和灵活性优势将不复存在。在余额宝真的纳入存款准备金管理前,证券时报网理财中心小编倒是认为,华夏时报总编辑助理、财经部主任贺江兵的观点倒是旗帜鲜明,简明扼要,可以有力的反击专家们对余额宝的攻击,也让亲们放下那颗悬着的心。

  贺江兵

  华夏时报总编辑助理、财经部主任贺江兵认为,叫嚣将余额宝归入一般性存款账户的专家不懂会计原理、不懂法规,属于既不懂法又不懂金融的白痴建议。即便真纳入了,仅仅在余额宝上,商业银行需要上缴央行[微博]准备金而冻结1000亿元存款。

  业界关于以余额宝[微博]类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和监管的谈论还在持续,有人认为,余额宝规模过大,必须计提存款准备金,甚至认为,一旦集中赎回,如一天赎回800亿元,余额宝就会崩盘。

  有不少银行业界人士及金融领域专家学者认为,从维护金融市场秩序公平竞争与国家金融安全计,应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一旦出现集中赎回,出现问题的是银行,决不会是余额宝。假设余额宝一天赎回800亿元,至少600亿还会存于支付宝[微博],用来买东西,阿里巴巴[微博]才不怕你花钱买东西呢!余额宝通过天弘基金以银行同业存款形式存入银行,如果要计提存款准备金缴央行[微博],那也是拆入银行上缴存款准备金。如果非要天弘基金或阿里做突发赎回准备,那是类似于银行“现金准备”,而阿里的支付宝有大量的沉淀资金。但如果一家银行一天被取800亿元存款,只能出现挤兑甚至关门。

  华夏时报总编辑助理、财经部主任贺江兵贺江兵认为,这些建议是荒唐的,甚至是违法的,属于无效、越权的。

  对余额宝类理财产品监管是全覆盖的,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成立,更加完善了监管架构,监管的公平在于对事不对人,而不是相反。

  第一,天弘基金同业存款,是合格的。同业存款是指针对商业银行、信用社以及财务公司、信托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开办的存款业务,
属于对公存款种类,一般情况都会对其进行利率浮动,浮动比例与银行协商。

  杞人忧天的刚性支付

  天弘基金属于金融机构,其在商业银行的存款符合同业存款要求。阿里巴巴[微博]的余额宝依托的是天弘基金。

  余额宝诞生于去年6月之际,在短短的八个月吸纳了5000亿元的存款。这不得不引起各界关注,为了限制其发展,各方煞费苦心,各种不合理、不合法的无理要求被一一驳斥,关于备付金是最有可能采纳的建议。

  第二,天弘基金同业存款,是法定的。2005年,中国人民银行[微博]和证监会[微博]专门下发文件,要求将基金存款归入同业存款。因此,天弘基金开办同业存款是依法办事。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必须弄清央行这则规定的概念。存款准备金,是指商业银行为应付客户提取存款而设置的准备金。它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自存准备,即库存现金;另一部分是法定准备,即根据银行法,商业银行将其存款按中央银行规定的比率转存中央银行的部分。

  第三,建议将天弘基金归入一般性存款,是违法要求。一般性存款包括单位(企业、机构)存款和个人存款,但是,不能包括金融机构。天弘基金属于有正规牌照的金融机构,建议将本归入金融机构类存款并入非金融类存款,这类建议是非法的,是扰乱金融秩序的非法建议。

  余额宝的性质是支付宝客户向天弘基金购买货币基金,天弘基金把这八千多万客户的存款存入商业银行,假如把八千万客户叫做一个“阿里”的人,那么“阿里”是天弘基金的货基客户,天弘基金是存入银行的存款大客户。

  第四,建议人和推动人不具备修改法规主体资格。银行业协会是在银监会领导之下,建议人多为银行人士,无论银监会或商业银行要想推动将余额宝归入一般性存款,必须废除央行和证监会[微博]文件。而建议方是无权和越权的。除非央行和证监会自行修改。

  存款准备金是商业银行为应付客户提取存款而设置的准备金。显然,如果未来要所有的同业存款都上缴存款准备金的话,这个准备金只会是存入的银行上缴而不是阿里巴巴或天弘基金交。

  上市银行人士和所谓的专家建议将余额宝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看似打压余额宝,其实是在打击银行自己。

  即便未来货币基金比照设立信托赔偿准备,或者银行的现金准备,对于余额宝来说也是风险很小的。我的建议是不做计提,或小比例计提。

  比如,假设余额宝现有规模是5000亿人民币,从同业存款转入一般性存款,按照现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计算办法,商业银行需要向央行交纳1000亿元的存款准备金。

  第一,余额宝名义上是货币基金实质上是存款,对于银行来说,刚性兑付出现本金不保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除非银行破产,基本没有建立赔偿准备的必要。

  很多人都以为,这些该余额宝缴,其实,这是不懂起码的常识,纳入一般性存款,这些存款准备金必须由商业银行自行缴纳。除非专家们制定一部《余额宝准备金法》同时废除“商业银行法”和“人民银行法”相关条款。

  第二,即便出现集中赎回,余额宝也能支撑而银行未必。众所周知,支付宝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微博]和淘宝购物第三方支付工具,余额宝是通过支付宝转入的。

  计入一般性存款,那么银行放贷款的时候还要受贷存比限制,而同业存款无此规定。要受70%的贷存比限制,这也是法律明确规定的,银行只能放贷3500亿元。看,一下子银行又少了1500亿头寸。

  如果出现集中大量赎回,会出现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这些淘宝、天猫的用户不一定取现,即便取现也是对银行的二次冲击而不是对阿里巴巴;第二种情形,如果不取现,大多会通过支付宝购物,受益最大的还是阿里;第三种变态情况,从余额宝转入支付宝,不购物、不取现从收益高的账户转入几乎没收益的账户,并且在同一天,这些专家以为人家跟你一样傻啊?!还在同一天,谁有这本事做到?

  这样,银行在高准备金率状态下,加之,各类类似余额宝对低收益一般性存款不感兴趣,逐步减少,甚至暴减,银行会出现钱荒是铁定的。

  第三,阿里有足够的准备应对小概率集中赎回。阿里的支付宝上有大量的沉积资金,足以应对这种小概率事件。

  如果,来势突然,强行要求余额宝一下子转入一般性存款,余额宝用户会集中赎回,天弘基金从银行突然大幅度取款,银行出现挤兑是看得到、预测得到的,不信你们试试。专家们这是为维护金融稳定呢?还是坑爹制造金融恐怖?还有,只针对余额宝一家公司和天弘基金总觉得感觉哪里不对劲。在任何国家包括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一家公司制定只有一家公司执行的法律法规吧。

  建立公平宽松的监管环境

  如果要把天弘基金转入一般性存款,那还得把跟微信合作的华夏基金[微博]也转入一般性存款,还得把所有基金都转入一般性存款。基金是金融公司,那也得把保险、其他银行、信用社、政策性银行等资金都转入一般性存款吧。
(证券时报网快讯中心)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由央行牵头筹备的中国金融互联网协会已获批准,近期将挂牌。这是互联网金融发展和监管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这不仅仅表现在对监管和行业自律上,更重要的是,国家承认了互联网金融的合法性,在组织上确保维护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合法权益。关于监管最重要的原则应该是公平、公开、公正。不能因为不喜欢一个人或一家企业而专门实施特殊的监管政策,那是无理的。希望协会能制定更完善的自律政策,为监管层提供合理的监管方案。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很多人包括业界对余额宝监管产生很多误解,认为余额宝缺少监管,我认为,证监会[微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说的很清楚了,余额宝处于有效监管中。

  从储蓄存款到同业存款,余额宝处于不同的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管中:从储蓄存款转入支付宝,监管机构是央行;从支付宝转移到余额宝(天弘增利宝)监管机构是央行和证监会;天弘基金存入银行同业,监管机构是银监会和证监会。当然,央行可以覆盖整个监管过程。

  金融监管分现场监管和非现场监管。

  而在现实中,余额宝不仅受到非现场监管,更不缺现场监管。较早前,支付宝方面称,“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监管了19次。”

  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成立,事实上可能会与其他协会一样,承担一部分的监管职能,这样,可以更好地解决混业监管问题,将分属一行、三会、一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工信部)监管职能协调落地。

太阳集团娱乐,  互联网金融类别不同,风险程度也有所不同,在监管中,应该分别采取不同的监管方式和风险容忍度。但是,对于风险类型相同的公司和类型,标准应该完全一样,不能因为大而采取歧视或更严格的监管措施。

  央行相关负责人早前提出的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原则是,按照“鼓励创新、防范风险、趋利避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进一步探索和完善监管,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作为政府的职能监管部门,不能直接对某个企业、某款产品直接下达生死命令,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要允许企业试错;监管宜粗不宜细;对事不对人;提高容忍度;管的太细太多会吃亏不落好。

  遥想国有商业银行上市之前,被国内外媒体集体唱衰做空了一把,让外资以较低价格进入;如今,植根于中国大陆的阿里巴巴即将赴美上市,这时候总不能让监管层和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国有商业银行实实在在地做空一把吧!

  即便要闹等阿里在美国上市成功后再闹,难道晚了?

  (作者为《华夏时报》总编助理、金融部主任)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